福建20.8万高三学子开学 福州定制公交让家校点对点


工作间隙,邱琳玉在办公室就餐。 受访者供图

邱琳玉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那天,24小时接到了4例死亡病例,“我一直觉得,大年初一是个很吉利的日子,那天真的颠覆了我的认知。”这天,邱琳玉看到了死亡,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疫情的残酷。

邱琳玉是湖北襄阳人,1月初,她把孩子和婆婆送回襄阳老家后,一家人在楼下的面馆吃面,店老板打趣道:“亏你们回来了,可别再过一段时间你们走不了喽。”一句玩笑话,没有人在意。

我区矿泉街瑶台片区近期出现境外输入性病例和关联病例情况,根据疫情风险防控的要求,该街在小区原有管控的基础上,对瑶台片区采取严格社区管控,加强健康管理。目前,瑶台片区在瑶台牌坊和瑶华西街都有出入口,凭穗康码、测量体温、佩戴口罩,人、车都能正常进出,不存在“封村”情况。

邱琳玉手持氧枕、救护箱奔跑。这张照片,被刊登上北京的公交站台。 受访者供图

记者拍下了邱琳玉冲上车前的照片,连同随车采访视频发到了网上。3月31日,有记者来岱山120站点回访,把照片发给了邱琳玉,“看了之后也没啥,当时就想着往外跑,怎么就被拍了呢?”邱琳玉笑着说。

病人送不进医院,“心很累”

对于这张照片,邱琳玉并不在意,“但家人看到了,会忍不住担心。”她记得,事后婆婆特意打电话叮嘱她注意安全。

疫情延续了两个多月,岱山120站点,每天都在超负荷运作。临近四月,疫情逐渐缓解,接单量也在下降,“发热病人少了,我们开始陆续接其他病人的急救。”武汉人的生活将要回归正常,“4月8日要解封了,我好想回家看看孩子。”

出车前,邱琳玉在救护车内检查设备  受访者供图